杨铭:欧洲杯悲剧一路狂奔

欧洲人想干什么,对于这一点,总结恐怕意义不大,因为时间过得太快,当你认真严肃的下一个定论的时候,明天,就将你埋葬。当你急于在明天表达观点的时候,后天,会将你埋葬。历史上的人们,从来没有这样快的感受到时间的流逝,以至于你来不及反应,就已经开始迷惘。

当西班牙被打入绝境,意大利人已经开始自掘坟墓,这时候,德国人已经跳到坑里了,几乎与此同时,他们的夙敌荷兰人的身体半截已经埋到了土里……欧洲杯一路狂奔,把所有的归纳总结甩到身后,他们在和时间赛跑,在奔向穷途末路,这种广泛的悲剧性,在欧洲杯历史上从来没有过。

悲剧是戏剧的最高形式,希腊的悲剧艺术是欧洲悲剧的源泉。在希腊神话中,与神有关的戏剧大多数是悲剧,公元前四世纪时的亚里士多德只说过一句话:“悲剧是经由狄奥尼索斯神颂的引导者”发展而出。而狄奥尼索斯神在希腊神话里中,是宙斯与少女西蜜丽之子,被杀后首遭肢解,继而复活,成为酒与丰腴之神。因此他象征了生命的循环,像新生、茁长、衰坏、死亡与再生。公元前十三世纪对狄奥尼索斯神的崇拜从小亚细亚传如希腊之后,悲剧诞生。古时,人们总是绝望得要命。

欧洲杯七大偶像球队的命运,在颠沛流离的状态下发展成为欧洲杯赛史上最大的悲剧,而这是对于小众的喜剧,对于广泛的大众的悲剧。所谓的七大强队,在小组赛后,幸存一半就是胜利,而这样的更迭,并不是由于替代者更加强悍,而是由于自身的失误和不能理解的错乱断送前程。

除了捷克稳稳进军8强,法国、意大利、荷兰、英格兰、西班牙、葡萄牙和德国都命悬一线,作为七支历史上在全球最受拥戴的欧洲球队,最后一轮竟然超过一半在垂死挣扎。在新规则中,意大利近乎于死人,难道瑞典与丹麦线很离奇吗?西班牙与葡萄牙只能活一个;德国与荷兰只能活一个,英格兰要死磕克罗地亚;只有法国稍好,打平瑞士就能平安。这就是强队的命运?!

当一场传统的体系面临坍塌时,伴随的理念必将遭到最广泛的质疑。一个月前,欧洲冠军联赛已经遭受了全面的平民暴动的洗礼。尽管这依然被温和的观察家认为是一场巨大的偶然,那么,让这样的偶然来得更猛烈些吧。欧洲杯的秩序可以被一股力量动摇,就像1992年的丹麦或者2000年的土耳其,但它从未全面的陷入统治者的全面危机中,这一年,它被史无前例的动摇了。

一切都太快了,欧洲杯的一路狂奔犹如一场平民革命的闹剧,因为谁都知道,没有任何王朝将被重新确立,没有任何奇迹可以持久,而维护传统需要更高昂的代价。这甚至不是一场革命,仅仅是一场洗劫而已。

yabo394

367 Post

Related Posts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